​过去的五年,随着崇明撤县设区,上海进入“无县时代”;随着老静安与老闸北撤二建一,“闸北”的身影渐行渐远,新静安横跨苏州河南北,在中心城区耀眼登场;

过去的五年,随着崇明撤县设区,上海进入“无县时代”;随着老静安与老闸北撤二建一,“闸北”的身影渐行渐远,新静安横跨苏州河南北,在中心城区耀眼登场;


上海各区都在努力寻找与培育新的着力点增长点,有的短短几年就大放异彩,有的一直在左冲右突中调整航向;


当市中心几个区为遭遇土地“天花板”而艰难腾挪时,郊区发挥优势乘势而上;当郊区做大做强感觉良好时,中心城区快马加鞭推进旧改,腾出黄金地块为下一轮发展蓄力……


放眼历史长河,形势的剧烈变动往往是格局重塑、优势再造的机会,比拼的是眼光、智慧与能力。

image.png


浦东人生犹如爬坡,不管何人,总是能达到一定的高度,领略从未见过的风景。但有些人,在爬上一座高峰后,还要去冲击第二座,乃至第三座、第四座高峰,见识山外之山的魅力。必须承认,这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的,但这恰是浦东要去面对的挑战。


image.png

2020年是个重要节点,浦东迎来开发开放30周年。放眼历史长河,从1990年到2050年,整整一个甲子,而立浦东如今正处于这段旅程的中段。


中流击水,最终是浪遏飞舟,还是长风破浪,关键要看现在的人们如何去做,如何去开创新的历史。


所谓新局,就是用新的视野,新的理念,新的举措,去开创新的局面,新的气象和新的业绩,需要在继承过往优势的基础上,又不依赖传统路径,要守成更要创新,要创造带有全局性的变革,整体性的示范,要胸怀“两个大局”去谋划、去攻坚。

image.png

在上海16个区里,闵行的区级财政收入长年稳坐第二把交椅(第一位是浦东新区)。不过,此前,每到年终盘点时,大家都有点困惑,很难找到一个最具代表性的“年度词”来概括,大家都说不出全区最突出的亮点在哪儿。


说好听点是“样样好”,但潜台词也可能是“重点不突出”,缺乏一根引领发展的主线。

image.png


到了“十三五”期末,大家发现,闵行已经把“样样好”聚焦到了“解决一个主要矛盾”上,那就是——以“深度产城融合”为引领,重点围绕职住平衡、公共服务、民生保障、城市治理等方面补短板、提品质、强内涵。


不管是明确“一南一北”两大发展战略,还是以虹桥、莘庄两大城市副中心来辐射带动全区城市功能提升,抑或是以问题为导向全方位补短板,似乎都在阐释一个逻辑:收缩战线,聚焦发力,重点突破。

image.png

“反转”代表意外,也有危中寻机之意。用“反转”概括长宁这五年,一方面有高岛屋百货这个现成的“反转梗”,另一方面,过去五年在长宁的发展历程中很不平凡。


“十三五”开局,长宁区将“互联网 生活性服务业”、航空服务业、时尚创意产业定为区域三大重点产业。而20年前“十五”期间,长宁区在上海就确立“数字长宁”战略、大力发展信息服务业。

image.png

从2000年的“数字长宁”,到2015年开始呈现规模化群聚效应的互联网产业,再到今天的发展在线新经济和全面推进城市数字化转型,在数字化领域每一个风口,长宁都抓住了。


站在风口浪尖,比别人早试验、早改革,能早一步享受红利,也可能早一步遇到波折。


当下,上海正全面推进城市数字化转型。可以说,谁占据数字化转型的先机,谁就掌握未来发展的战略主动。长宁能否在此轮转型中扛起“大旗”,走在前列甚至首位,令人期待!


image.png

改变外界刻板印象,从边缘走向中心,形成自己独特的地区竞争力,是金山区一直以来“挣扎”努力的方向。

image.png

回望过去的五年,金山已悄然撕掉了过去一个个旧标签,“偏远郊区”、“农业大区”、“化工大区”等前缀词悄然隐去。


取而代之的是:全球最大乐高乐园选址金山,宣布“高品质生活”的到来,与此同时,阿里巴巴全球信息枢纽落户,一个个百亿级大项目纷至沓来,又开启了地区高质量发展的大幕……金山,已经不是原来的金山了。


一个地区的发展,是一个找到“自我”、成就“自我”的故事。这些年来的金山,一度迷茫,一直寻找,逐步发现,悄然重塑……这个“重塑”,包括生态环境的重塑、资源优势的重塑、化工在内的产业体系的重塑,乃至地区城市品牌和核心竞争力的重塑。


image.png

从“网红中的网红”武康大楼,到徐汇滨江950万平方米的开发体量,以及人工智能“双子塔”里微软、华为、阿里等一串龙头企业,徐汇有上海最深厚的海派文化积淀,又永远不缺最前沿的产业科技与最时髦的打卡地标。


资源禀赋得天独厚,城区面积尤其是待开发土地规模在中心城区相当可观,这样的徐汇做什么都是有底气的。

image.png

即便面上会有起伏,但骨子里一直保持着淡定从容。这是一个城区的气场。


老洋房、梧桐树只是这份气场里的修饰,不断为自己创造新的可能、塑造新的气场,比如果断选择发展人工智能产业,才是徐汇真正“霸气侧漏”的地方。


如果能在“十四五”解决一些问题,比如南部崛起提速,西岸金融城、徐家汇中心等重磅项目“出效果、出成绩”,那么徐汇未来的气场将会更加强大。

image.png

一只茧要羽化成蝶,经历的过程往往是漫长而痛苦的。正如现在的普陀,正经历着一场艰难的、关键的自我重塑。

image.png

普陀的过去5年,甚至10年,逃不过一个“拆”字。表面看拆的是房子,是经年累月形成的与城市新功能、新定位极不匹配的旧形态。


但归根结底,普陀区“拆”的是自己。从拆解自己作为上海传统工业重地的旧身份开始,普陀要蝶变,要实现破旧立新,要在上海各区的你追我赶中找到自己的那条路,重新走到台前来。


从左突右冲腾空间,到咬牙转型铺绿,今天的普陀全区愈发弥漫着一股时不我待的紧迫感。把握住地处市中心城区、转型腾出大量土地的资源优势,普陀拿出气魄,拿出干劲,正奋力破茧成蝶。


image.png

“合璧”,意为事物凑到一块儿配合得宜。过去5年,正是老静安与老闸北撤并后成立新静安的首个5年。

image.png

合并前的老静安与老闸北,一个是“白富美”,一个是“凤凰男”,最集中的差别体现在城区面貌上:前者高端、洋气、精细,后者粗犷、老旧。


“合璧”,不意味着合在一起的两者一定要完全相同;相反,有差别,合在一起后,才能相互补充、发挥优势。


“合璧”,让老闸北添了几分精致范,让老静安的干部增了“奈伊夯特”的果敢劲。原来分立于苏州河两岸的城区有了“接续与融合”,静安南北部的城区面貌有了融合与提升,如今是妥妥一个“高富帅”。

image.png

image.png

而成为内核的关键,就在于人口、资源、资本等各类要素的高度“集聚”,就像制作“粢饭团”的手势——捏得要足够紧实,吃上去才有厚重感。


过去5年,黄浦就是在捏“粢饭团”:大力推动旧改、推动商业调整、吸引金融总部……在有限的老土地上铆足劲“翻花头”,都在为“集聚”蓄力。厚积薄发,必有大放异彩的一天。


image.png

过去五年,是北外滩逐渐走入人们视野、c位出道的过程,也是虹口干部不断解放思想的过程。正是有了这种不断的蓄势、积累,才迎来今年北外滩大开发的启动。image.png

作为目前上海中心城区唯一一块可以成片规划、深度开发的黄金地段,北外滩被选中不是偶然。它历史底蕴丰厚,亦处于与外滩、陆家嘴黄金三角中的一角,更是全区干部真抓实干、努力进取的结果。


那么,被寄予厚望的北外滩,未来究竟能给人们带来怎样的惊喜?某种程度上,只有城区功能真正与顶级中央活动区相匹配;干部能真正做到敢闯敢试、血性出征;营商环境能真正与最高能级企业相适应,北外滩才是真正意义上的c位出道。

image.png

五年前,杨浦在一片老工业城区的版图上画了一个“创新圈”,破圈之旅由此起步。老城区产业转型升级在破圈,空间更新在破圈,知识创新力辐射在破圈……两年前,杨浦人又画了一个“朋友圈”,范围联动长三角,跨越太平洋。image.png

然而圈层的扩大,就意味着圆的周长在不断延展,所接触到圈外的未知面就越广泛。自“三区联动”合作协议签订那一刻起,随之而来的是区、校、企如何持续产生“化学作用”的考题。


自滨江成为网红地标开始,建设者就开始思考如何深挖其文化内涵和产业价值,让“打卡地”变为区域发展的“点睛之笔”。


所有的破圈,最终都是吸纳的过程。未来五年,杨浦需要找到大于自身能量的圈子进行连接,在更新迭代中持续突破。

image.png

过去5年乃至更长的一段历史时期,宝山孜孜以求探索转型——经济转型、城区转型、管理转型。当下,怎样用好老工业区原有资源,踩准时机引入新兴资源,乘着一波波“后浪”勇立潮头,是宝山面对的一道考题。

image.png

“十三五”末,宝山区“打造上海科创中心主阵地”的最新定位正式亮相。这其实是宝山的“华山一条道”。


只有这样,宝山这只“小齿轮”才能挂上国家战略的“大齿轮”,区域的“小端点”才有望跃升为全局的“大节点”,将对产业结构、人口结构乃至整个城市格局产生深远影响。


宝山,依循了从“远郊小城镇—独立工矿区—产业基地—独立新城—中心城拓展区”的发展轨迹,如今作为上海“南北转型”的重要一极,打造科创中心主阵地,或将助推宝山“后浪”澎湃。

image.png

无界,几乎是根植在奉贤近些年发展过程中核心的基因。


有关东方美谷的大量广告投放中,文字介绍几乎为零,只有“东方美谷”四个大字赫然眼前。问及东方美谷“是啥”“在哪”的人越来越多。但奉贤方面的回答则玄之又玄:整个奉贤都是东方美谷。

image.png

因为无界,奉贤得以利用全区的优势资源、闲置资源,建设东方美谷各种形态的园区、产业空间。


因为无界,奉贤颇有远见地规划建设了一个又一个超前的文化空间载体、乡村与产业跨界融合的综合体。


这些都是奉贤留给城市未来发展的惊喜,也恰恰透露出“无界”奉贤的真正内涵:志之所趋,无远弗届。

image.png

节点,一方面是资源、信息、人才等各类要素的连接点、再分发点,另一方面则是城市能级的“增能点”和“功率放大点”。嘉定的“十三五”,是在各方面铸造“节点”的五年。image.png

汽车产业方面,嘉定往“新四化”方向发展,成效显著,打造更长的产业链群;城市功能方面,嘉定致力于提升新城的功能。


通过导入合适的产业、构建直连高效的对外交通系统,致力于成为上海大都市圈和长三角城市群的关键节点;


创新驱动方面,嘉定通过“科交会”等平台不断扩大长三角科创“朋友圈”,成为创新技术策源地、创新成果转化地和创新要素集散地。


足球场上的“节点”,是中场;篮球场上的“节点”,是控卫——都需要开阔的视野,对变化做出快速回应,有极强的策动能力。


一座城市乃至城市群的“节点”,同样应有这样的特质。嘉定正通过准确识变、科学应变、主动求变,大步迈向功能复合多元的长三角综合性节点城市。

image.png

枢纽,既是指事物相互联系的中心环节,也指事物关键之处。


2016年,松江区提出建设g60科创走廊的战略构想,融入长三角经济内循环,跳出原有城市格局开拓新的空间,提升影响力、辐射力。另外,松江区近年来的进出口总额和出口总额始终保持全市第二。

image.png

可以说,凭借突出的策源、串联、集成能力,松江区是拥有全球资源配置能力,区域经济内循环和对外开放的枢纽之一,亦有望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中心节点和战略链接。


今年,沪苏湖铁路开工建设,松江南站将升级为成为功能多元的一体的综合交通枢纽,松江由此多一个真正物理意义上的“枢纽”。而当不同形态的“枢纽”在一个地区建成和发挥作用时,这个地区势必是活力迸发,前景广阔的。

image.png

跃迁,是指微观粒子从低能态到高能态的过程。粒子吸收能量后原地激发,原有轨道再也困不住它,没有拖拉犹豫,抢抓机遇一跃而起,直接切换到更高能级的轨道上运行——这很像是“十三五”时期的青浦。image.png

青浦是上海“史之源”、“水之源”乃至“食之源”,同时是上海对内对外开放的枢纽门户,近年来更是有了两大国家战略加持,区位优势和生态优势日益凸显,已脱胎换骨,从“上海之源”迈向了“上海之门”。


上海这间“世界会客厅”,需要青浦这扇“上海之门”。


这几年,青浦“踩点”特别准,在长三角一体化发展、进博会等重大发展机遇上都提前踏准了节奏,这源于对大局以及自身资源禀赋有深刻理解和把握,把自身发展阶段、上海发展格局、全国乃至世界发展大势看得格外透彻。


青浦在全市“两翼齐飞”的发展格局中与浦东并驾齐驱,打造对内对外开放枢纽当仁不让。和浦东这一翼相比,青浦这一翼如何进一步提升创新驱动力,如何让城市功能和不断涌入的高端人才进一步匹配,是今后要思考的问题。


image.png

世界级生态岛建设和崇明老白酒一样,后劲十足。“十三五”期间,崇明实现撤县设区,从“现代化生态岛”迈向“世界级生态岛”,眼界高了、格局大了,“粗放型生态”也变成了“精致型生态”。image.png

生态立岛,一张蓝图“绘到底”之后又“干到底”,生态红利如经典的崇明老白酒般,逐渐散发出愈发醇厚悠远的香气。


如今的崇明,早已从孤岛变成城市之岛、从上海的“后花园”变成长三角城市群的“大花园”和“中央公园”、从上海远郊变成长江经济带和沿海大通道交汇的中枢,承载着服务国家战略、监测长江经济带生态发展“晴雨表”、守住上海未来发展战略空间的使命。


2021年5月,崇明将开启第十届中国花博会的大幕,届时将春意盎然、花团锦簇、锦绣华章,上海远郊这片美丽土地,将承载更多人的“诗和远方”。


免责声明: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,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。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,请与我们取得联系,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。